用生命谱写为民务实清廉的赞歌

——追记桐城市范岗镇樟枫村党总支书记宋福应

本网记者 陈亮 李婷婷/文
2013年11月13日 来源: 江淮新闻网

“老宋,你一路走好!”

“宋书记,为什么是你去了,让我去代替你!”

“宋叔叔,是您让我重新上学,我绝不辜负您的期望。”

……

这是一个悲天恸地的场景。10月24日早晨,300多名樟枫老小用眼泪为他们心中的好书记送行。

泪眼蒙眬中,人们仿佛看到他还在忙碌的身影——他和群众情同手足,血脉相连;泪眼蒙眬中,人们明白了他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无私奉献,无怨无悔……

他扎根农村38年,先后担任过轮窑厂厂长、村主任、村支书,被百姓誉为“灭火队长”、“致富带头人”;他公而忘私、积劳成疾,身患食管癌,依然工作在一线,被群众亲切地称为“樟枫的焦裕禄”。10月21日下午,因带病工作,他被食管支架刺穿食道动脉血管,抢救无效,不幸去世,时年58岁。

他就是宋福应,桐城市范岗镇樟枫村党总支书记。

“老百姓的事再小,都比自己的命大”

去世前两天,宋福应像往常一样,工作又是安排得满满的。10月20日上午,他赶到村部,遇到官老屋村民组组长叶彩霞,迎面就问高标准良田建设的子工程——日夜塥修得怎样了,并说过两天到现场去看看。下午,他实地查看村主干道旁的植树绿化进展情况,并布置下一阶段工作。

10月21日上午11时40分,该村村委会主任柯高远接到宋福应的电话:下午一起到镇国土分局汇报土地增减挂工作。15分钟后,宋福应又来电话,吃力地说:“不去了!”这三个字,竟成了他与樟枫村4500余名干群的诀别语。

“老百姓的事再小,都比自己的命大!”因患返流性食管炎,宋福应常找村卫生室室长高琦开药、输液。高琦建议他每年做一次胃镜检查,预防癌变。宋福应总说:“工作忙完了再去。”这一拖就是4年多。

今年1月22日,宋福应被确诊患上食管癌后,安排好村里工作,才赴上海做了气管支架植入手术。住院期间,儿子宋辉为了让仍在重症监护室的父亲静养,偷偷将父亲的手机调成静音,宋福应纳闷怎么好多天都没有村民找自己办事,发现儿子动了手脚,他很不高兴,“乡亲们打电话找我,肯定是有紧急的事情,你把我手机调静音,耽误事情咋办?”随即打开手机一看有18个未接电话,他不顾病痛,一一回复。

3月1日出院,宋福应置医嘱于不顾,每天拖着不足90斤重的病体到村上班,到施工现场,进百姓家门,一线调处各项工作。高琦说,有好几次,宋书记顾不上输液,自己拔了针头就“溜”了;有一次实在溜不掉,他边输液边调解村民纠纷,简直像个铁人!

5月3日,宋福应因气管支架位移,随时有生命危险,被迫住进桐城市人民医院。躺在病床上的他,仍操心村里的一切。6月21日,为调处周姓、江姓两村民与永椿园林公司之间的土地流转难题,他乘医生午休的时机,“偷”跑回村里开了协调会,解决好争端才回到病床。

“群众富不富,关键在支部”

距离镇区15公里的樟枫村由四个小村合并而成,地处偏僻,基础薄弱,2008年以前,樟枫是典型的后进村、难点村,2007年底,时年54岁的宏大建材公司(改制后的轮窑厂)总经理宋福应受命于危难之际,通过跨村任职形式担任樟枫村党总支书记。摆在他面前的是个烂摊子,村级集体负债18万余元,村两委班子人心涣散,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省级新农村建设示范点帽子即将被摘。

“群众富不富,关键在支部”。 基于以上村情,他创新村级工作机制成立村级新农村建设理事会、美好乡村建设理事会,在41个村民组成立村民组党群理事会。村民组党群理事会是宋福应上任后根据并村后人多、地广、事杂等现实情况成立的,以村民组为单位,定期在组长家召开。宋福应特别注重这个理事会,只要哪个理事会开会,他都尽量抽出时间参加。樟枫村因此先后获得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平安村等多项荣誉称号。范岗镇组织委员、原樟枫村第一书记张树说:“宋书记来了以后,村干部热情高涨,百姓也很拥护,全村上下洋溢着干事创业的浓厚氛围。”

宋福应带领樟枫人挣足了“面子”,更厚实了樟枫的“里子”。因为干群务实、团结,万亩山场、千亩良田,很快成了投资商的“抢手货”。2009年9月,安徽永椿园林公司入驻樟枫,依托山场,投资2亿兴建万亩生态观光园,年支付村民租金、务工工资超100万元。

万亩生态观光园的建立可没让老宋少费心,村干部孙胡印说:“土地流转过程中,老宋为了群众利益,东奔西跑,连续2个多月晚上开会,有时候搞到夜里12点,群众对宋书记的工作精神和工作态度百般敬佩。”

老百姓喜欢他长期头戴草帽,脚穿解放鞋,骑辆破自行车穿梭在田间地头和群众的家中。若是到了下雨天,他就积极到相关市直部门沟通交流,跑项目,跑资金。5年多来,他争取项目资金800多万元,挖塘、修路、建农民社区、休闲广场,樟枫人日渐过上了“走水泥路、喝自来水、住小洋楼、跳健身舞”的悠哉日子。曾准备举家搬迁进城的官老屋村民叶志红说:“整治后的官老屋,城里该有的有了,城里没有的也有,我们不搬家了。”

他来樟枫5年,樟枫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仅村民人均年纯收入一项,就由2008年的4100元增至2012年的10680元。群众致富的带头人,他当之无愧!

“小鸡小鸭的事,如果不及时处理,矛盾就会升级”

2011年9月17日清晨,住在村里的宋福应接到一位村民的电话,让他赶紧来调解两户村民因排水沟引发的纠纷,为了不让事态扩大,老宋匆忙洗漱后,便搭上一辆便车前往村民的家。他多次从东家跑到西家,两头做工作,终于打开他们的矛盾症结。

宋福应多次说道,村民们平时没有多大的事,都是一些小鸡小鸭的事,但是这小鸡小鸭的事,村干部如果不及时处理,矛盾就会升级,后果不堪设想。

人上一百,五颜六色。村干部在开展各项村级事务时,并非时时处处都能一呼百应,遇到矛盾怎么办?宋福应给两委一班人做出了示范:以心换心,持续攻坚,不达目的不罢休。

2010年10月的一天,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推进到王河村民组,被一块2分棉花地挡住了脚步。其主人是位年近七旬的王姓老太太,她就是不答应流转或置换这块地。宋福应赶到现场,见老太太正在摘棉花,他二话不说,进了棉花地,把头上的草帽当箩筐,一边帮她摘棉花,一边和她拉家常;摘完了棉花,他挑着棉花送王老太回到家,又帮她剔除棉花叶,一切收拾妥当,夕阳已现。活干了一下午,话也说了一下午,王老太见宋福应像自己的儿女一样对待她,思想也转了弯,爽快地接受了流转的条件。

退休干部饶世益非常敬佩宋福应做群众工作的方法:“村级发展,少不了征地、拆房、拆违、迁坟,都牵扯群众的切身利益。但在他面前,再倔的人都能感化,再大的困难都能克服。这样务实又能坚持的人,我头一次见。”

樟枫5年,小到村民的鸡毛蒜皮之争,大到村级项目建设中的纠纷,宋福应事必躬亲,一线调处;各项既定工作,第一天布置,第二天必督查。高琦说:“工作中的宋书记,那个精气神,胜过30岁的年轻人!”

“只求不辜负组织和群众对我的信任”

对樟枫人来说,宋福应曾是一个“谜”:身为宏大建材公司总经理,年收入近百万元,可以开豪车、住别墅;也可以到城里大儿子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有钱有闲的日子不过,非要为樟枫操心奔波,他到底图什么?在一次聊天时,宋福应向老党员何家元吐露了“谜底”:我不图权、不图名、不图利,只求不辜负组织和群众对我的信任!

为了这份信任,宋福应事事率先垂范。2008年6月,规划修建樟枫村部通往曹塥的村组水泥路拓宽路基,需要占用宏大公司的存煤场,宋福应毫不犹豫,拆墙让场地,库存煤炭的计划因此泡汤。仅此一让,他损失10余万元。

为集中精力办好村里的大事、要事,2011年1月,宋福应以劳务外包的方式,将自己的公司交给承包人打理,每年又少赚了10多万,相当于当年村干部年工资的7倍。

2011年开始和宋福应“搭档”的柯高远说,宋书记的工资,都“贡献”给了樟枫,它们变成了送给困难户的救济款、送到樟枫小学的助学奖教金、村民办红白礼事的随礼钱、为村里跑项目的车旅费。

宋福应慷慨私财,但敬畏公产。2010年后,村集体经济虽已达20万元,他从没乱花一分。村部的食堂烟囱几乎不冒烟。柯高远说:“有时候和宋书记到市区跑项目、办批文,中午11点多了,我们照样饿肚子赶回家吃饭。可以说,樟枫村所有开支,均见得了阳光。”

宋福应一心为民的赤子情怀,震撼了每一个樟枫人,许多村民直到现在也不愿相信宋书记已经离世的消息。带着对樟枫事业的无限眷念,带着对樟枫人民的满腔深情,宋福应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

青山呜咽,苍松垂泪。他的足印,他的生命,早已融入樟枫的青山绿水,他用生命谱写的为民务实清廉的壮丽赞歌在天地中久久回荡……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