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新铁人"李新民

2013年8月7日 来源:《黑龙江日报》 江淮新闻网

大庆油田,是始终高歌“我为祖国献石油”的热土,也是英雄辈出的沃土。

铁人王进喜,“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以生命讲述着石油事业的气吞山河;

“新时期铁人”王启民,“宁肯把心血熬干,也要让油田高产稳产”,用热血诉说着石油人的鞠躬尽瘁;

今天,曾任一二○五钻井队第十八任队长,如今出征海外屡创奇迹的李新民,被大庆油田命名为“大庆新铁人”,宣告了中国石油第三代铁人的诞生——

这是一个22年扎根钻台的质朴石油工人,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钻机轰鸣声中度过,从在国内带领钢铁1205钻井队扛红旗、站排头,到出征海外创纪录、立标杆,是他把“大庆”的旗帜插上国际钻井市场的制高点。他告诉了时代:铁人的传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他告诉了世界:大庆精神,为什么会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何以会那样让人肃然起敬。

他,就是“大庆新铁人”李新民。

出国打井找油,难不难?

新铁人回答:"难。但,走出去,就得豁出去!有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在,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就没有树不起来的旗。"

驰骋苏丹,

叫响大庆钻探品牌

2006年的春节刚过,作为铁人王进喜带过的队伍、全国最著名的钻井队,1205钻井队出征海外,去实现铁人没有完成的那个夙愿:把井打到国外去。

多年战乱、被称作“世界火炉”的苏丹,是DQ1205钻井队闯荡海外的第一站。

都说“在家千般好,出门事事难”。出国之前,李新民想到了在国外会很难,但没成想会这么难——刚到苏丹,还没开钻,他们就遭受了当头一棒。

“2006年3月7日,我们的所有设备经由海路运到苏丹港。一看到运输船,我的心就悬了起来。甲板上所有朝外摆着的板房,门全都掉了,设备在海水里泡着,包装上还有厚厚的盐粒。原来,船在南海遇到了大风浪,船员告诉我:当时为了保船、保人,差点没把我们的设备扔海里去。”

当务之急,得马上清关,查看设备损失。500多个部件、上百部设备、上千吨钻具的清点和搬运,即使十几个人干,慢则一个月,快也要半个月。但李新民他们6个人,只用了6天,就完成了清关,创造了苏丹港人数最少、用时最短的清关纪录。

到了井场,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三台柴油发电机,有两台被海水严重腐蚀。柴油发电机是钻井的动力核心,打井、生活全靠它发电,而且必须两台发电机同时运转才行,否则无法开钻。曹广学是当时DQ1205钻井队的机械工程师。他说,那个时候,看到这个情况,真是心灰意冷,甚至觉得,1205钻井队,这回恐怕是要折在苏丹了。

“当时,距离合同规定的开钻日期只有14天了。甲方也知道了我们设备受损的情况,认为1205钻井队绝对不可能如期开钻了,所以勒令我们:撤离井场,什么时候修好设备再回来,所发生的一切费用自理!”全国知名的铁人队,走出国门,井架子都没立起来就被撵走了,这砸的是1205钻井队的自尊,更是大庆队伍的声誉和市场。那个晚上,李新民整宿没睡:“我满脑子就一个念头:这个时候,只能进,不能退,哪怕拼了命,也必须让我们队如期开钻,大庆的队伍决不能倒在这儿!”

第二天一早,李新民就给甲方发去电邮,郑重请求并承诺:让我们留在这个井位,1205钻井队一定会按时开钻,并保证如期完井,否则,承担一切后果!在随后的几天,李新民几乎跑遍了所在区块的所有中国井队,终于找到了一台准备大修的柴油发电机,牌子和1205钻井队的一样,但型号和功率不同,得改装。

李新民带着大家,一手拿图纸,一手拿电话,让国内的专家电话遥控指导改设备。可还没腾出空喘口气,就又出现了问题:借来的那台电机已经老化,转一会儿就高温不下,天气又非常热,很容易把电机烧坏了。李新民就把队里的十来个人分成4组,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让大家4个小时一换班,用水管子不断往发电机的外壳和水箱上喷水降温。就是用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李新民率领DQ1205钻井队,成功打完了自己在海外的第一口井。在让甲方极度惊讶的同时,也深深感慨:果然是铁人队伍,果然是大庆的队伍!

1205钻井队,建队几十年,始终是标杆,是全国打井最多、进尺最多、获得荣誉最多、创造历史纪录最多的钻井队。当李新民成为这支钢铁钻井队的第十八任队长时,也随之迎来了新挑战。当时,油田发展对定向井、水平井这类特殊工艺井需求越来越大。而1205钻井队,过去打的都是直井,虽然在直井质量和速度上,都称得上标杆,可定向井、水平井这类特殊工艺井一直没打过。

李新民没少去跟领导请战,也始终在跟队友讲:“1205钻井队如果不敢啃硬骨头,那就变成了豆腐队,我们决不能吃老本,啥时候都要有真本事,才能真正在油田发展中当先锋、站排头。”几年时间,1205钻井队迅速成为一支具备多种井型施工能力的钢铁钻井队,不仅创下了用一个平台打13口定向井、平均井距只有6米的大庆油田打井纪录,还完成了大庆油田首口长水平段取心井施工任务,创出了全国纪录。上级赞扬,1205钻井队打直井是标杆,打特殊工艺井同样是王牌。

李新民,把1205钻井队、大庆油田这种永争一流的品格,也带到了国际钻井市场。那是2007年2月份,苏丹3/7区块准备推广水平井,需要一支钻井队挑大梁。一开始,甲方没想把这个任务交给李新民,因为有的井队已经在这儿干了快十年了,DQ1205钻井队才来了不到一年。说实话,人家对这个队不太信任。听到消息,李新民第一时间就去拜访甲方,带去了对这口井的分析,还带去了全队所有岗位22份请战书,向甲方表示:“我们队能打这个头阵!”甲方作业部总裁当时很惊讶,他问李新民:“你知不知道,这口井风险很大,几个经验丰富的井队,都在犹豫接不接这个‘刺猬’?”李新民回答:“知道,但这个活儿,我敢接!我对自己的队伍有信心。”

讨论了几天,甲方最终决定,把这口井交给1205钻井队来打。宣布这个决定的同时,作业部总裁也扔出一句话:“Manager Lee,我再提醒你一次,如果这口井打废了,至少有两个人要离开苏丹,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你!”

结果,仅仅用了26天,1205钻井队就完成了这口具有重大意义的水平井,每天能采出6000到8000桶原油,是其他井的2到3倍,成为中石油海外市场的“功勋井”。随后的几口水平井,他们也全都打得很漂亮,甲方越来越信任李新民,越来越信任这个队,明确表示:以后3/7区块的所有水平井,优先让DQ1205钻井队来打。

得到这个认可的时候,李新民流泪了,海外打井的这一年,是他这辈子最苦最难的一年。但现在,他觉得,一切都值了——“我们不只立起了钢铁1205钻井队的旗帜,还在苏丹叫响了大庆钻探的品牌。让人们知道,大庆是这儿的NO.1,这个时候,我们才是真正把井打到了国外!”

此外,苏丹的第一组定向井,也是1205钻井队打的,并且成为苏丹石油工业最具代表性的一组井,现在已经是苏丹政府在接待政要、贵宾时的一个重要参观点。

进入苏丹市场5年,DQ1205钻井队共创出当地的23项高指标、新纪录;迄今为止,苏丹政府共颁发了两次代表钻井最高荣誉的PDOC“钻井杯”,两次都被1205钻井队捧了回来。

 

2009年,中石油中了伊拉克战后第一标,震惊了石油界,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2010年10月,李新民被选派到伊拉克哈法亚,负责大庆的钻井项目。在炮火连天、汽车炸弹横飞的异国他乡,李新民带领1205钻井队冒着生命危险、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在竞争激烈的伊拉克市场站稳了脚跟,树立起大庆石油的旗帜。

挺进伊拉克造就王牌之师

2009年,中石油中标伊拉克战后第一标,震惊了石油界,也震惊了全世界。2010年10月份,李新民被选派到伊拉克哈法亚,负责大庆的钻井项目。

当时,李新民在苏丹打井,正风生水起。这个时候,突然由非洲转战中东,同事善意地提醒他:对于个人的事业发展,会不会太冒险了?

但李新民琢磨的,不是个人的得失,而是祖国石油事业的需要——如今,我们国家的原油对外依存度已经突破55%,要建设“海外大庆”,中东市场对于国家、对于中石油真是太重要了。在哈法亚油田,中石油是投资方之一,签约20年,要用7年时间使这里的原油年产量达到3000万吨。哈法亚打井的速度和质量,对于中石油海外布局意义重大。

一提到伊拉克,大家立马想到的,就是炮火连天,就是汽车炸弹,就是危险丛生。

一出巴士拉机场,李新民和队友就穿上了10多公斤重的防弹背心,戴上7、8公斤重的钢盔,在拿着冲锋枪的安保人员的护送下,坐上防弹汽车,赶往驻地。路上满目疮痍、浓烟滚滚,到处都是坦克残骸、被炸飞的汽车轮胎和还没清理的雷区。

伊拉克的沙尘暴也特别厉害,来的时候,铺天盖地,就像是一堵墙拍过来;而且时常发生,特别是每年的3到5月份,基本上天天黄沙满天。李新民他们的营房是密封的,但在沙尘暴季节,每天睡觉还是会被呛醒,就算用湿毛巾盖住脸,早晨起来,嘴里、鼻子里也都是沙尘。

越是艰险越能成就伟大的事业,这就是大庆石油人。

刚到伊拉克,李新民拿到手的,是哈法亚油田30多年前粗略勘探的地质资料,许多关键数据都没有。即使这样,李新民仍然带领队伍在第二口井就创造了当地的钻井新纪录,比甲方的设计时间节省19天。甲方特意发来了表扬信:“正值哈法亚项目开发的关键时期,新井的快速建成意义重大”,并且决定让大庆钻探再上一部钻机。

大庆钻探不是最早进入哈法亚的队伍,但目前,却是在哈法亚拥有最多钻井订单的队伍。在李新民的带领下,在激烈竞争的伊拉克,在充满希望的哈法亚,大庆钻探把根牢牢地扎进去了,也让中石油在这里的开发,有了一支王牌之师可以倚重。

铁人王进喜说:“我这一辈子,就是要为国家干好一件事,快快地发展我国的石油工业。”“大庆新铁人”李新民说,“自己这辈子,有三个庆幸:一是庆幸自己成为了石油工人,二是庆幸成了1205钻井队人,三是庆幸能一辈子跟铁人老队长干一样的事,这一辈子,能明白为啥打井、怎么打好井,就没白过。”

李新民始终都觉得,当油流奔涌的时候,石油工人那满面油污、咧嘴憨笑的情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画面。

好多熟悉李新民的人都讲,李新民的确有铁人当年那股劲儿。

因为有着这股劲儿,当钻工,他从不叫苦,是一根铁骨头,是老师傅最喜欢的小伙子;当队长,他从不言败,带领铁人队,走到哪儿,都是一面红旗;用在哪儿,都是一块好钢。因为有着这股劲儿,他在井队、在钻台上,一干就是22年,成为铁人队历史上扎根最久的人。

这股劲儿,就是“爱国、创业、求实、奉献”的大庆精神、铁人精神。

当年,铁人王进喜亲手填掉一口不合格井,告诉世世代代的大庆人,要“为油田负责一辈子”。

今天,新铁人拍案而起:“我李新民可以倒,但大庆‘干工作要经得起子孙万代检查’的标准不能倒。”

曹广学,是DQ1205钻井队现任的平台经理,2006年就跟着李新民一起到了苏丹。他说,在海外供货周期长,常常是半年左右才能补充上来钻井物资。但新民经理总是能准确地掌握好采购计划、采购时间。我们05队一次都没有因为配件不足影响钻井,而且常常成为其它兄弟队的备用仓库。

“我们在苏丹打井的时候,一次,顶驱设备突然出现故障。遇到这种情况,常规的处理方式是,通知甲方,等待救援;甲方救援队来了以后,查明故障原因、送到厂家维修、然后再运回井队,一般都得两三个月时间。没有顶驱,虽然也能打井,但少了一部设备,甲方就要每天扣我们2000多美元的日费。更重要的,钻工的安全就得不到充分的保护。”曹广学说,当时,正好刚打完一口井,井队在等待搬家。李新民就提出,反正现在有时间,况且厂家来救援也要先拆设备,不如咱们自己先把顶驱拆开,找一下故障原因,如果能修,那是最好的;即使自己不能修,也能给厂家的下步维修节省时间。

作为当时队里的机械工程师,说实话,曹广学觉得,这个想法太大胆了,“一部顶驱,1300多万元啊,内部结构又很复杂,万一拆散了,装不回去怎么办?”

“可干活的过程,我发现,新民经理敢这么干,是因为他心里有数,他对设备的了解,绝对是专业机械工程师的水平。我们拆设备的过程,他记录下每一个零件的部位,甚至画出了难以辨认零件的草图,大到每一个轮轴、小到每一个螺丝,毫无遗漏。”

终于,李新民带领大家拆到最后一个主轴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其它零件都完好,惟独这个主轴外部有损坏。于是,他们马上更换了一个备用主轴,没等甲方救援队来,就修好了设备。

“这么庞大的设备,我们竟然给修好了,居然一天都没耽误钻井,甲方特别发来了表扬信,并且私下跟我们说,你们李经理这小子,真是蔫有准儿!”

的确,平日里的李新民,总是谦和有礼,可一旦干起活儿,就特别有主意,甚至有时候,英气外露。

一次,在苏丹解决一口井的卡钻,当时,甲方监督提出了一套解卡措施,但李新民以他多年的打井经验,可以肯定,这种方法在这口井上很难有效果,而且极容易造成重大事故,于是他负责任地提出了另外一套处理方案。

在海外打井,实行的是日费制,按照通常的理解就是:甲方监督让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甚至有人说,哪怕是人家让你把钻头扔井里去,你也得扔。

所以,看到李新民居然有不同的意见,甲方监督很震怒,态度强硬地告诉李新民:要么执行指令,要么带队伍走人。出乎他意料的是,一向温和的李新民,“啪”地一下把工作证件拍在桌上,一字一顿地说:“现在,我不是代表我个人,而是代表大庆油田一支优秀的钻井队伍跟你讲,我们绝对有能力处理好这口井的情况!即使不要这口井的日费,我也必须按照我们的方案来解卡。如果不成功,你再让我走人!”

实际上,李新民决定这样做,需要极大的胆量。因为,如果按照甲方监督的指令来,即使整口井打废了,05队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而现在,李新民相当于把全部责任都压在了自己身上,一旦有闪失,他就很难在苏丹立足。

事后,李新民解释他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第一,他对自己的处理方案,有足够的信心,确信能成功;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出了事故,虽然责任不在05队,但却会影响大庆队伍的形象和市场。他说:“即使我被赶出苏丹,也要让各方看到,大庆人是如何为每一口井负责任的——我李新民可以倒,但大庆‘干工作要经得起子孙万代检查’的标准不能倒!”

在后面的施工中,李新民的意见得到了充分验证,顺利地把这口井打了下来,彻底获得了甲方对05队施工能力的认可,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大庆人对待工作,科学求实的态度和勇于担当、高度负责的硬作风。

在李新民要奔赴伊拉克、离开苏丹的时候,合作多时的加拿大籍甲方监督说:“MANAGER LEE,你是整个苏丹最经常给甲方监督提意见的平台经理,却赢得了最多的信任——你让我明白了大庆的队伍为什么是NO.1,我尊敬你!”

熔入一块铁,锻出特种钢!李新民领导的1205钻井队决不让任何人掉队,在国内外市场打拼中,钻井队用大庆精神、铁人精神铸造出各方面都过得硬的队伍。

传承铁人精神,打造蜚声国内外的标杆团队

人们说1205钻井队是“熔入一块铁,锻出特种钢。”而05队的人最清楚,在这样从“铁”到“钢”的过程中,李新民是有活儿一起扛、有危险自己往前冲的兄长、家长,是大家遇到问题时的主心骨,是没什么艰难能把他打倒的“李铁人”。

人们常讲,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铁人精神,很多时候,都是有形的。

每一个跟着李新民一起去苏丹打井的05人,回来都会眼里含泪地讲到这件事:当地政局不稳,常有劫匪出没。因为劫匪可能从窗户往房间里开枪,李新民让大家把营房的窗户都焊死,里边再焊上一层10毫米厚的钢板,却在他那屋的窗户上留了一道缝,以便进行瞭望,发生危险时,能让队友们迅速躲进避难所。但这,就相当于把一个巨大的危险留给了自己。

不论领导,还是队友,都不止一次地评价:李新民,是个有心人。而当我们了解了越多关于新铁人的事情,就越觉得,在“有心”背后,其实是真心、真意、真情。

大家都知道1205钻井队是标杆,但不是每个人一到05队就够标杆队的标准。05队有个青工小李,刚分来的时候脾气急、好惹事,各个班都不愿意要。有人建议,把他调走算了。小李也有点儿破罐破摔,甚至有时候跟队干部对着干。

李新民跟大家说,铁人队决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掉队。一有空儿,他就跟小李讲自己对05队的理解,让小李自己一点一点感觉到,能成为05人真是很光荣,但要成为真正的05人,也不那么容易。小李人很聪明,就是没耐性、干活毛糙,李新民就时不时地提醒他。小李花钱手脚大,不算计,李新民就把他每月的工资都扣下来一部分,替他存起来。到年底的时候,小李从场地工成长为了副司钻,还评上了公司铁人式员工。当李新民把荣誉证书和一万多块钱的存折,交到小李母亲手里的时候,老太太哭了。她说:“这孩子不出去惹事、能让我们少操点儿心,我就知足了,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他还能成才。”

在苏丹,1205钻井队曾经遇到一位叫穆罕默德的甲方监督,他有一个习惯,每天晚餐必须吃上几片西瓜。细心的李新民发现,凡是晚餐没有西瓜,穆罕默德就会心情不好,还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中。

可在苏丹,到了旱季,很难买到西瓜。李新民想了一个招儿:他把穆罕默德吃过的一部分西瓜籽留了下来,种到营房后的空地。还别说,尼罗河水滋润过的土地真是肥沃,没几天,西瓜秧就长出来了。李新民嘱咐工作人员好好看护,西瓜喜获丰收,最大的居然长到五、六公斤。因为这瓜太珍贵了,大家谁也舍不得吃,专门“特供”给穆罕默德。得知中国的平台经理特意为自己种西瓜,这位干了40多年钻井的老外万分感激,他对李新民说:“我们不只是工作伙伴,更是朋友。”

1205钻井队现任党支部书记赵明涛,这些年来,感受着自己以及其他队友的成长,深深理解了李新民为国内、国外两支05队锻造“特种钢”的良苦用心——

“新民是2006年带领05队出国打井的,但早在2000年,他就开始组织大家学英语,并且要求05队每天要用汉语、英语两种语言记报表,成为当时大庆油田的独一份。在新民担任队长期间,05队为兄弟井队输送队长、副队长、司钻等各类人才20多人,还带出了一支勇闯海外立标杆的国际版05队。在05队,即使你学历不高,但却能历练得水平很高;在05队,哪怕你只是一名井架工,也可能有机会成为在国际钻井领域挥斥方遒的平台经理!”

李新民铁骨柔肠,他对亲人怀着满腔的爱。在战火纷飞的伊拉克,每天不管多忙多累,他都记得用QQ发个笑脸,给家里报个平安。22年扎根油田,“井是我的命,油是我的魂”,铁人精神早已融入了李新民的骨子里。

大爱无疆,塑造时代楷模 ,石油脊梁

李新民身上,总有一股洗不掉的石油味。他说:“自己永远也离不开这个味了。”

李新民的妻子王伟回忆当初自己的选择时说:“我想,这么热爱工作、这么认真做事的人,一定能靠得住。”

王伟没有看错人,但是,她那时万万没想到,在他们20年的共同生活里,李新民只在家里过了5个春节,只在自己生小孩的时候请过3天假——“他爱我们这个家,但他更爱钻井和石油。”

“刚结婚那阵,新民六七天才能回一次家。我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平房里,看着耗子在屋子里蹿来蹿去,既孤单又害怕。怀孕后,我的双腿浮肿得厉害,大风把院门刮开了,我愣是下不了地去关门。即使是这样,新民也没有为我请过一天假。为了安全,新民悄悄加固了门锁,还把门外的把手卸掉了。只要回家,他都抢着干活,我能感受到他的体贴和惦记,盼着他能在家哪怕多呆半天也好。也怪,每次倒班回来,他都睡得昏天黑地,怎么推都推不醒,可一到上班那天早上,准保到点就醒,我再不舍,也只好放他去井上。”

李新民带领队伍出国打井都是大半年才能回一次家,而且又是去苏丹、伊拉克这些局势比较动荡的地方。家人对他,不只是想念,更多的是惦记,是担心。

李新民的母亲八十岁了,眼睛不好,原来不爱看电视,自从李新民出国后,老人家每晚都要看完国际新闻才去睡觉。一听说哪儿又有爆炸、又有恐怖袭击了,就一定会失眠一整晚。

刚出国的头两年,李新民十天、八天才能往家里打一次电话,常常说不上几句话,就因为信号不好掉了线。他就跟母亲和爱人约好,平时没事就不打电话了——“只要没有我的电话,就是平安无事。”后来网络畅通了,每天不管多忙多累,李新民说,他都记得用QQ发个笑脸,给家里报个平安。

“新民在国外的这些年,我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安全和健康。”李新民长年身在异国他乡,妻子王伟的心总是悬着。“去年他临出国前发现舌根底下长了瘤,医生说得做手术从病理上诊断是良性还是恶性,即便是良性,也要马上切除,否则容易癌变。新民不同意,说等3个月倒班回来后再做手术。那一整夜我看着他,不断告诉自己他不会得绝症,却还是怕得一直流眼泪。”在王伟的坚持下,李新民终于做了手术,良性的结果让一家人倍感幸运。仅仅一个星期,李新民就出了院,甚至来不及复查就回到了在伊拉克的井队。

爸爸长年不在家,知道妈妈一个人带自己不容易,李新民的儿子从小就特别懂事,每次上楼,他都走在后面,给妈妈断后;下楼,他会走在前面,给妈妈领路。每晚睡觉前,还默默地关好门窗。

李新民说,就算他在家,儿子也习惯性地这么做,“看着儿子的细腻和少年老成,我常常会难过和心疼。”

长年荒原作伴,长年不能享受家庭天伦之乐,这就是千千万万个石油工人的生活。

新铁人的妻子王伟说的一句话,让很多石油工人和他们的爱人悄然泪下:“这么多年了,你要问钻工的妻子,世界上什么声音最好听,要我说,那就是丈夫回家开门的声音。”

这就是新铁人,就是30万大庆石油人,就是百万中国石油人,用质朴的情感、执着的坚守,写就的“爱”,践行“我为祖国献石油!”的豪迈誓言。

采访手记

三代铁人 永远的大庆

□张玉民

李新民在井队、在石油的最前线,一干就是22年。在他担任队长期间,1205钻井队总进尺在全国率先突破200万米大关,相当于钻透了226座珠穆朗玛峰。作为当代的大庆石油人,现在他又带领队伍,担负起了在全球范围内打井、找油,保障国家石油安全的使命。

从“铁人”王进喜,到“新时期铁人”王启民,再到“大庆新铁人”李新民,三代铁人,共同实践着“我为祖国献石油”的深刻主题,集体丰富着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伟大魂魄。

近一时期,随着“大庆新铁人”的事迹走进人民大会堂,走向全国,新时期大庆石油人的时代形象,感动了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人,新时期的大庆油田彰显无穷魅力。

打井、找油、石油开发,从来都是在攻坚克难中干事业,石油里,蕴含着艰辛与奋斗、智慧和勇气,甚至生命。

通过大庆“新铁人”,人们更加真切地看到,大庆油田何以50年红旗高扬,大庆精神、铁人精神是怎样的血脉相传。

李新民说,22年来,他立起过900多次井架子,每打完一口井,都有一种情不自禁的自豪感:又一股奔腾的石油将流进祖国的工业大动脉,这时他就想,那一年年的荒原作伴,一天天的苦与累,一次次的艰难和压力,又算得了什么!

这就是石油人的豪迈,这就是大庆油田的情怀!

一片土地,诞生了三代铁人,是骄傲,更是力量。代代相传的理想与情怀,几十年积淀出的优良传统,科学发展的火热实践,让人们对大庆油田永续辉煌,满怀激情与信心。我们坚信,不论是原油4000万吨持续稳产,还是"走出去"开拓海外市场,大庆石油人都会创造出与历史、与时代相匹配的业绩,为中国石油增色,为伟大祖国加油!□(吴明明  张玉民)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