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成:“最美战士”火中炼成

2012年6月14日 来源:《北京晚报》 江淮新闻网

“快打119报警,打120叫救护车……大家不要慌,关掉电源,把窗户打开……”当餐馆内发生煤气泄漏、顾客惊慌一片的时候,他噌地站起,高声呼喊。

当煤气弥漫、爆炸声响起、大家纷纷涌向门外的时候,他却挺着被灼伤的身躯,反身冲向厨房里的煤气阀门。

当开往医院的救护车上同车女伤员呼吸突然急促的时候,被严重烧伤的他毅然摘下自己的氧气罩,推给身边的女伤者……

他,是“最美战士”;他,是北京卫戍区某团纠察连班长高铁成。

英雄铁成,火场炼成。

他是无畏的勇士

三次冲进厨房关阀门

时间定格在5月18日晚6时许,哈尔滨。关于那场大火,每个经历过的人都印象深刻。

6月6日晚,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的烧伤整形住院部内,臂缠着绷带的高铁成从床上起来,走到茶几前坐下,双臂架在膝盖上,腰板挺得很直。虽然身着病号服,从他身上依然可以看到军人的气质。

受伤后的高铁成,头发已被剃光,头上的纱布已拆掉,脸上一块块烧伤后的伤疤显现黑紫色。右臂的纱布拆了,手上长出的新皮肤很白。左臂伤得最重,仍裹着厚厚的纱布,手指间也用纱布分开。

“现在好多了,不像刚受伤时,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高铁成说,他把右手微微攥成了个拳头,以示伤势大大好转。表面上很轻松的动作,但看得出他依然感觉很疼。

回忆起当时救火的情景,高铁成讲述道:5月18日晚6点多,我已买好了当晚返京的火车票,临行前和朋友一起来到哈尔滨火车站对面的“李先生”快餐店吃面条。面馆挺大的,有两层,人也很多。正吃着,突然听到有人喊:快跑,要爆炸了。厨房里也传出了“刺!刺!”的声音,面馆里所有人都往外跑,现场一片混乱。

我离大门也就几米远,又穿了便装,可以跟着人群跑出去,可我想,还是把煤气罐的阀门关掉,以免发生爆炸。当我冲到厨房门口时,轰地一声,我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推出很远。

我爬了起来,和面馆的一名员工一起又一次冲进了厨房,里面什么也看不到,全是烟,呛得我喘不上气,我摸索着关掉了煤气罐阀门后冲出门外,换了几口新鲜的空气。当时我担心室内电源再次引起煤气爆炸,就第三次冲进了厨房。我和店员们一起关掉了电源,打开了窗户……当时我的头已开始发晕,神志也有些不清了,只记得第三次冲出面馆后,好像有人扶了我一下,就昏了过去。当我再次醒来时,已躺在救护车上了……

在事后,哈尔滨警方所做的32页询问记录,也回放了高铁成排险救人的一个个镜头。这32页记录中,共有包括高铁成、孟令莹及快餐店员工等5位现场目击者的6份询问记录。

孟令莹是高铁成的同学,她讲述:汤刚端上来,突然,餐馆厨房内有人大喊“要爆炸了,快跑呀”。我和高铁成坐在餐馆的7号桌靠过道的椅子上,高铁成背对着厨房,面对着餐馆出口,我坐在他对面。我听见高铁成大喊“快打119报警,打120叫救护车,把餐厅的电源关了,把窗户打开……”

龚帮玉是“李先生”快餐店的员工,事发时正在冷藏库工作。询问笔录记录了她的回忆:我路过放煤气罐的小间时闻到了很重的煤气味,还看见放煤气罐的小间里冒烟。然后我去找值班经理,可还没等经理过来,后厨就起火了,这时有个顾客冲进了后厨,和我们员工一起将火扑灭了……当时其他顾客都往外跑,就这名顾客往后厨里冲。

在另外几份笔录中,现场目击者也都或多或少地提到了那名没有往外跑、冲进后厨帮忙灭火的小伙子。当警方拿出高铁成的照片时,几人异口同声地表示,就是他!

他是坚强的伤者

医生护士从没见他喊过疼

高铁成是坚强的人,在去医院的救护车上,他把氧气罩让给了其他伤员。“救护车上有很多人,在我对面有位受伤的女同志,没有吸氧,但她呼吸急促,脸色也不太好,我就摘下氧气罩给了她。”说起当时的自己,高铁成轻描淡写。

对此感触最深的,是直接救治高铁成的医护人员。“当晚送来的5名患者都伤得不轻,别人疼得忍不住大喊,高铁成却一声没吭。”哈尔滨市五院烧伤二科护士长贺敬春对这个勇敢的年轻患者特别留意。

贺护士长介绍,烧伤患者最明显、最剧烈和最长时间的疼痛是在入院后,尤其是在临床上实施医疗操作过程中,疼痛程度非常人所能想象。高铁成入院9天,医生护士从没见他喊过疼,即使是换药牵动伤口,铁成也只是锁紧眉头,一如平常。

李阿姨是一直照顾高铁成的护工。“这孩子晚上经常疼得睡不着觉,我问他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他总说没事,能挺过去,有时疼得说不出话,就摇摇头……看着孩子受苦,我心里面疼。”李阿姨说,这个有些内敛的小伙子是她陪护过的最坚强的病人。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主任柴家科介绍:高铁成刚到医院时,双上肢和颈面部烧伤面积为9%,比此前在哈尔滨诊断的面积要大。创面出现脓性分泌物,伤口以深二度烧伤为主。同时,高铁成还伴有吸入性损伤和一氧化碳中毒。在入院检查后,又发现其腹部压痛,肝区有叩击痛,初步怀疑可能有腹腔内伤,需进一步检查。不过,目前,他生命体征平稳。

柴主任表示:当务之急是控制好感染,加快非手术性皮肤治疗,最大限度减少瘢痕形成和色素沉着,让高铁成脸上少留疤痕。

他是可敬的战友

在团里

是出了名的热心肠

6月7日上午,记者来到高铁成所在的解放军某部13连9班宿舍,只见一床床军被叠得像豆腐块一样,军帽、皮带、军鞋摆放得整整齐齐,透着军容风姿威武。

进门靠窗的下铺,编号是024,姓名是高铁成,职务是班长……照片上英俊的小伙子,与医院里满脸伤痕的高铁成简直判若两人。

“班长治疗期间,他的铺没人动过,一直都是这么整齐,我们都盼着他早日回来。”高铁成的老战友耿亮说。

11时,在三楼的小会议室里,一次特殊的班务会召开了。

“2009年,我俩阅兵时是一个中队的,平时训练铁成比我们下的工夫多,当时中队有个统计,他穿坏的靴子、磨破的手套比我们多,加班练的时间比我们长,我特佩服他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铁成为了练好军姿,不但将T字形矫正架绑在身上,还将2公斤沙袋捆在腿上。为了练好眼神,白天盯着太阳练,晚上盯着灯光练。也是那年的7月1日,他火线入党,成为我们连第一个入党的义务兵。另外,铁成还是新兵中第一批走上纠察执勤岗位的。”高铁成的战友杨乐乐说。

“其实,在铁成班长身上发生救火的事并不意外,平时他在团里就是出了名的热心肠,他像我们的兄长一样。去年,班里的战士李乐的奶奶病重,他就背着李乐给他家汇了1000元钱。我母亲突然生病,但由于工作原因,不能及时回家看她,心里特别着急。我就给休假在家的高铁成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他第二天就买了营养品,赶到了二百多公里外的我家,看望我妈。由于我妈腿脚不灵便,他还主动打来热水,给我妈洗脚。”与高铁成同年入伍的老战士耿亮回忆。

“2010年初冬的一天,高铁成和他的战友在打击假冒军牌军车的"阳光行动"中,截获了一辆悬挂假军牌的车辆。当时对方慌了手脚,拿出两万块钱往高铁成怀里塞,说通融通融。高铁成说我们在执行公务,请你配合我们工作,把钱收起来,不要无理取闹,按照规定我们要扣留你的车辆。”连指导员杨京伟说,“几年来,高铁成和战友先后查出过假冒军人两名,假军牌37副。”

仅仅半个多小时的班务会,把高铁成的工作、生活完完全全地勾勒出来:他是党员、他是好兵、他是亲兄弟……

他是孝顺的儿子

第一个月的津贴

给妈妈买了银手镯

5月19日凌晨3点多,高铁成的妈妈崔云凤接到铁成同学打来的电话,说铁成因为救火烧伤被送进医院。老两口立即动身,赶了三百多公里的路,来到哈尔滨市第五医院。母子连心,见到满脸缠满了绷带的儿子,妈妈哭了。高妈妈说:“带去的木梳都没用上,孩子头发都烧焦了。”

崔云凤说得最多的是儿子的懂事和孝顺。

高铁成当兵后第一个月发津贴,自己没舍得花,而是给妈妈买了一个银手镯。崔云凤每天都会把这个手镯擦得很光亮,视若珍宝。

在父母眼中,铁成当兵当得规矩,很少跟家人提起部队的情况。父亲高亮清楚地记得,铁成说自己在部队的事就两句,一句是“我入党了”,一句是“我参加阅兵了”。母亲一直为这个懂事、贴心的小儿子感到自豪:“儿子得的奖状、奖章,我不懂都是什么,但我知道,儿子有出息。”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