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贪3800多万,“最贪镇长”胆从何来?

2012年2月19日 来源:新华网 江淮新闻网

52岁的原北京市顺义区李桥镇镇长李丙春,涉嫌利用职权便利贪污拆迁款达3800余万元,另外挪用公款的数额更是达到1.78亿余元,如果罪名成立,他将成为京城最大的贪腐镇长。(02月18日 新京报)

一个镇长,涉嫌贪污3800余万元、挪用公款1.78亿元,合计涉案2亿元,真是天方夜谭,令人瞠目结舌。我们不禁要问其“熊心豹子胆”是从何而来,又是如何炼成的?

“乡镇”是我国《宪法》规定的最低一级行政建制,也是与群众联系最多、最直接的基层政权组织。基层群众的利益能否得到保证,乡镇一级有举足轻重的责任。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最低级”的行政官员,利用有限的权利,居然把几千万拆迁款据为己有,挪用了数以亿计的公款用于营利活动。

如此“贪胆”的形成,对于镇长一级干部来讲,绝对不会出于无知;明知违法乱纪,却依然我行我素,也绝不是出于无畏。而是贪婪与侥幸交替掩护的极端表现。因为贪婪,所以不怕“钱多烫手”;因为侥幸,所以期望“伸手而不被捉”。

官德失范是胆大妄为的又一个根源所在。拆迁款是国家用于补偿支持国家建设的拆迁户们的“生命钱”,不仅关系到拆迁户今后的生活,也关系到一个地区的和谐稳定。作为党的一名基层干部,中饱私囊,置百姓生活于不顾,置社会稳定于不顾,这就是缺“德”、缺“官德”,是从根本上忘记了“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

据指控,“最贪镇长”李丙春贪污拆迁款、挪用公款的时间主要集中在2006年至2007年间,其案发是在2010年10月因有人举报他受贿23万余元。但这期间时隔3、4年之久,如果不是突然被举报,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相大白。至此,对干部任职期间的监管问题就不得不提出来了。这或许是“最贪镇长”形成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贪污腐败古已有之,虽不奇怪,但危害极大。胡锦涛总书记在2011年“七一”讲话中首次提出我们党面临的四大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最大的危险。尤其是基层干部的腐败问题,群众雪亮的眼睛看得更真切,影响更坏、更深。必须从严治理、用力治理、用重典治理,以重树各级领导干部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良好形象,巩固党的执政基础。(扬剑)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