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大审判 扫黑还是洗白

2012年2月19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江淮新闻网

2月18日,法院宣判后,几位将被刑满释放人员快步走出。

近40人陆续被判,但球迷、专家均不看好能就此带来行业自治

—— 中国足球大审判 扫黑还是洗白

声势浩大的中国足球大审判,今天在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暂时告一段落。面对1年至12年的刑期,几乎所有中国足球的罪犯均未提出上诉,在“治病救人”的原则后面,中国足球的振兴之路依然遥遥无期。法律对中国足球的整治固然“恰逢其时”,但中国足球体系的原罪性质未变——新赛季中超联赛3月中旬开幕,届时,足管中心与中国足协仍然合二为一,各家俱乐部为这次审判付出实质性代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律师满意刑期 球迷感慨过短

与前日在丹东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的4位“名哨”相比,铁岭中法一审宣判的内容显然丰富了很多——近40名中国足球从业人员陆续被判,其中原国家体育总局足管中心副主任杨一民,因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125.4万余元,为教练、俱乐部谋取不当利益,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被告单位成都谢菲联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则因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其董事长许宏涛因同样罪名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在所有的6组判决中,受贿金额达273万元的原足管中心女子部主任张建强的有期徒刑12年刑期最重,但这已经让他的辩护律师金文权“感到高兴”。

“我们最不想见到数罪并罚的情况出现,去年底庭审的时候,我们没有对273万元的受贿金额表示疑义,对事实部分也表示认可,只是对被告的主体身份有异议,我们认为张建强谋取不当利益时的身份是中国足协工作人员,而不是足管中心官员。”金文权说,“张建强被起诉的罪名有两个,一是受贿罪,二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宣判前,他很担心数罪并罚,所以,这次判决裁定张建强只是受贿罪成立,我们可以接受。其实,数罪并罚不太符合法理精神,因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应该属于轻的刑罚,如果一个重罪和一个轻罪,在金额相同的情况下,重罪吸收轻罪是最合理的,从这一点看,张建强的刑期是合理的,唯一的遗憾,是张建强认罪态度很好却没有获得半年减刑”。

受贿273万元换来12年牢狱之灾,中国足球领导者的贪腐终于得到法律制裁,但这与球迷的期待仍有差距。

“我身边几乎所有的朋友都觉得他们不止贪了这些钱,可能是找不到证据了。”上海球迷樊星告诉记者,“想想中国足球烂了多少年,全是他们这些人一手造成的,影响太坏了。”

有人远离足球 有人还想赎罪

“庭审时,公诉人还有关于索贿的指控,杨一民本人对10年6个月的刑期比较满意,当庭决定不再上诉,这起案件就算结束了。”杨一民的律师王树静说,“他在法庭上的表现一直很平静,精神状态也不错,只是法官问他是否上诉时,他回答的声音有点颤抖。今天,他的哥哥在现场旁听,他可能想和哥哥说话,但是没有机会。不过,家人可以按照正常程序到监狱探望。”

根据王树静的介绍,杨一民在看守所“一直在看书、写东西”,“他想整理和思考一些问题,争取好好表现,出狱后还能再为中国足球做点事,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比如去合适的地方教书。”

此外,有被告律师今天中午用“怀柔”两个字来总结这次铁岭中法的一审宣判,而大多数接受采访的律师均对记者表示,“这次判决与预期相差不大,而且法院充分考虑了中国足球尚处于建设阶段,因此对‘自首’、‘初犯’、‘退赃’、‘悔罪态度好’等行为均予以肯定。”

“对于一审结果,我想,可以用‘满意’两个字形容,因为法院接受了我们在庭审辩护时提出的一些观点,也修正了公诉方在起诉书上一些夸大违法情节的内容。”许宏涛的律师杨黎明告诉记者,“比如,公诉方称,‘成都谢菲联在中甲联赛中为确保冲超,将50万元交与青岛海利丰’,实际上并不准确,一是当时中甲联赛还剩下五轮,谢菲联赢了海利丰也不能确保冲超,二是50万元中有15万元是球队在青岛的训练费用,不算贿金,公诉方的说法显然值得商榷”。

因羁押期可以抵作刑期,许宏涛今天中午便被家属接出看守所,此时,距他离开法院只有短短半个小时。记者在看守所接待室中看到的许宏涛面色平静,办理释放手续时,还不断关心被同时释放的原球队球员。而他的助手、原成都谢菲联俱乐部副总尤可为则在离开看守所后,与他简短话别迅速离开。虽然他没有接受记者采访,但据记者了解,和刑满释放后立即决心与中国足球一刀两断的大多数受刑人员不同,许宏涛暂时还没有任何打算,其身边人向记者透露:“不排除他继续参与足球的可能性,因为他对足球的感情很深,他出来后说过一句话,‘哪儿跌倒的,哪儿爬起来’。”

受贿被判入狱 行贿却都没事

刑满释放后的许宏涛能否“东山再起”或许将成为中国足球法制建设的重要样本——与行业自治历来混乱、法律监管长期失位相比,“运动式”的审判尚难做到标本兼治。

体育社会学家金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用“黑哨被判了,贿赂黑哨的俱乐部高升了”来形容目前中国足球大声疾呼“改革”的现状,“10天前,中国足协在香河宣布成立职业联赛理事会,声称中国足球‘管办分离’改革迈出了重要一步,但上午成立了理事会,下午选理事会执委就有山东鲁能、长春亚泰和青岛中能等中超俱乐部老板入选,这些都是在这次足坛扫黑风暴中被证实曾经行贿的俱乐部,中国足协居然没有制定规则阻止涉案俱乐部做执委,简直是又拿中国足球开玩笑。”金汕告诉记者,“所以,我不认为这次关于中国足球的审判会对接下来的改革能起什么决定性的作用,最多就是产生一些威慑力,提高了足球从业人员的法律意识,对今后犯罪的行为提供了判罚尺度。至于中国足球本身的糟糕状况,是项目本身根基粗糙,绝不是一次审判就能解决的事。”

多家中超俱乐部由于“企业行为”而被免去诉讼之难,正是中国足球希望渺茫的最好证明,而涉案俱乐部领导纷纷进入职业联赛理事会担当要职,同样让人对中国足球大审判唏嘘不已——更何况,这场审判本身并不完整,被告席上还留有大片空白。(郭剑)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