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死狗被逼“偿命”,是种网络暴力

陈进红
2018年6月25日 来源:钱江晚报 江淮新闻网

最近有一怪现状,似乎“狗命大于人命”。年初,成都“疑索酬不成摔死小狗”一事在网络上发酵,当事双方不堪网友其扰,两败俱伤。他们现在的生活是否走出网络暴力的阴影,不得而知,但就在前几天,南京一家人又因一条泰迪犬之死,差点闹出人命。

因为邻居的泰迪犬咬了自家孩子,借着酒劲的童伟拎起咬人的泰迪狠狠地摔在地上,狗被摔死了。不过,在警察介入后双方达成和解,狗不用赔,医疗费也不用赔,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就因为被目击者爆料到网络上,这家人同样也遭遇了可怕的网络暴力,差点导致妻子死于割腕。

网络是他们的保护色,键盘是他们的武器。躲在网络背后的键盘侠们真的是爱狗人士吗?今天可以借狗之事来不断恶意攻击他人,明天又会在各个领域伸张自己所谓的正义之举。网络暴力就像一头永远饥渴而填不饱的嗜血猛兽,肆意游走在网络的各个角落,寻找着猎物。就在本月初,因父亲欠高利贷一家人不胜其扰而在网上留遗书的护士“菲妥妥”,二次自杀殒命。2016年,28岁的演员乔任梁在抑郁症中离开人世,而抑郁的根源来自网络暴力。类似的事件在中外都在不断发生,而且频率越来越高。有多少无辜的人,为网络暴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或是星途,或是生命,以及更多我们无法所知的人生困扰和心理阴影。

我们的生活与网络交织得越紧密,这头怪兽似乎越凶猛。从普通人到明星,我们每个人都随时有可能成为网络暴力的下一个受害者。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如刀言语,害人害己。面对网络暴力的乌合之众,每个网民是否都该问问是做沉默的大多数,还是唤醒沉默的大多数。

而关于网络暴力,已经讨论得太多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相关的法律是有的,可是缺少具体操作细则,对于被侵害人来说,无论是取证还是维权,都还困难重重。让侵害人对待网络暴力群体,如同个人对洪水猛兽。就如南京童伟一家人,哪怕他上了当地电视台道歉,电话骚扰、短信诅咒威胁依旧如雪片般涌来。但是在拨通这些电话之后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发现是有人通过外卖等方式搜索到童伟的号码,并四处扩散。传播的人自然要受到法律制裁,相关平台对于个人信息的外泄是否也难辞其咎。

所幸童伟妻子经抢救脱险,但是醒来她说:“他们不是说人不如狗吗?那我来抵一命,我来给狗偿命,不要再威胁我孩子了。”这让我想起澳洲14岁少女艾米,她曾经是澳洲某著名帽子制造商的代言人。今年1月3日,她在遭受网络暴力之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的父母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谴责不能被法律制裁的“杀人凶手”:举办艾米的葬礼前,她的父亲在网上发布了一篇推文,邀请网络喷子来参加葬礼:那些曾经在网上对我的女儿恶语相向的人们,欢迎你们前来参加她的葬礼。如果有人认为这只是一个笑话,不断的霸凌和骚扰可以让你们有优越感的话,那么不妨来参加葬礼,看看你究竟造成了怎样的恶果。

【责任编辑:史洪芳】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