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的优秀政治干部——刘型

2018年5月12日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江淮新闻网

投笔从戎,参加秋收暴动

刘型,祖籍湖南醴陵,1906年3月19日出生于江西萍乡。父亲刘应璋是萍乡排上乡毛园村太冲塘一位忠厚老实的佃农。除佃耕外,还兼“挑脚”,挑运煤炭和铁砂往来于上株岭铁矿和萍乡县城之间。因生活困难曾被迫三迁其家,先迁上珠村罗汉山,后迁小西区。母亲李贞娘勤劳善良,终年操持家务,抚养儿女。刘型兄妹十人因生活困难只养活了8人且3个姐姐很小就出嫁了。他最小,童年时就帮父兄干活,拔草、砍柴、放牛样样都做。1914 年春,刘型在冷水坑附近的村小上学了,一年后村小停办,又转念私塾。他读书非常用功,语文成绩尤好。

1924年秋,他插入明新高小二年级专攻英文、算术。1925 年考入萍乡县立中学。期间积极参加纪念“五七”国耻反日示威。

1926年3月18日,段祺瑞政府开枪杀害北京爱国群众事件,给刘型思想震动很大,于是他与邓贞谦、陈铁铮、钟邦武等同学组织了互助社秘密进行革命活动。该社主要成员后均成萍乡共产主义青年团负责人。随着形势发展后改为策群学会,刘型被派往萍乡小西区从事农民运动,组织区乡农民协会。

1926年10月,北伐军攻克武昌。11月,设在武昌兰陵街两湖书院的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开始招生。刘型决意投笔从戎,便持当地革命团体的介绍信去武昌报考,被录取为第六期入伍生。新生入校后编成两个大队和一个女生队,约1100多人。

1927年3月下旬,该校改名中央军事政治学校。5月中旬,国民革命军独立十四师师长夏斗寅在蒋介石的收买下叛变进犯武汉。在危急关头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兵团、农耕所和二十五师七十五团等组成独立师,配合从前方调回的一部分兵力在武汉卫戍司令叶挺指挥下迎击叛军。刘型所在第一队编为第一团,5月17日进到贺胜桥堵截叛军。他分在第一团侦察队和战友英勇转战咸宁、蒲圻、嘉鱼、赤壁、新堤,攻占沔阳城,击败夏斗寅和杨森的“老九师”。他因在平叛中表现突出,火线加入中国共产党。

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特派员毛泽东来到安源领导秋收起义。1927年9月10日晚,秋收暴动兴起。为配合之,中共醴陵县委组织四乡农民暴动。刘型和战友们在萍乡东侨和醴陵南区一带响应秋收暴动,主要是发动农民与反动地主斗争。在刘型的影响下 3个哥哥也都参加了秋收暴动。

1928年3月,萍乡之敌深入小西区烧杀,白色恐怖十分严重。鉴于此刘型等把萍乡区游击营与醴陵南区游击营合编为萍醴游击营,有 200 多人。游龙任营长,刘型任党代表。但因形势严峻很难开展活动。不久,刘型通过安源市委秘密交通员邓贞谦获知毛泽东转战到井冈山的情报后,当即召开会议,决定转移部队。随即带领队伍昼伏夜行机智摆脱了萍、醴敌人的纠缠。4 月顺利进入莲花县。他带着 80 多人、50 多支枪终于在永新西乡找到了毛委员。

上井冈山,黄洋界立奇功

1928年5月中旬,毛泽东找刘型说红四军需一批连队政治干部,决定派他去接任三十一团一连党代表。一连连长陈伯钧刚好是他的同学,着实让刘型格外高兴。6月20日,二人在古城参加了毛泽东和朱德主持召开的连以上干部会议,会上决定三十一团、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分别在新、老七溪岭阻击敌人。次日,刘型随军开进新城。团部布置以连为单位开会进行战前动员。二人向战士们详细传达了军委和军部的决定,检查了全连的备战工作。第三天即进入新七溪岭阵地。6月23日农历端午节,三十一团占领了新七溪岭的制高点。战斗从拂晓打响,敌人封锁了风车口,部队冲不上去,三连连长资本谦和二连党代表向方夏壮烈牺牲。刘型和陈伯钧带领战士增援二、三连阵地,集中力量扑灭敌人的机枪火力点。班长马奕富使尽全力勇猛向敌人机枪扑去堵住了枪口,战士们乘机冲杀过去击溃敌人。二十八团在老七溪岭得胜后也向新七溪岭的龙源口包抄过来。当晚全军乘胜追击,第三次攻占了永新城。二人带领全连战士一直往天河方向追击敌人。这一仗,击溃敌人两个团,歼灭一个团,缴枪700多支。

8月中旬,刘型接到营部通知,一连、三连立即星夜兼程赶回井冈山。他让每位战士扎紧裤腿,装米60斤,集合队伍从永新西乡出发,经砻市、茅坪,沿崎岖山路急行军 200多里赶到小井。此时,三十一团在中井召开干部会,刘型立即赶去开会,得知湘赣两省约4个团的敌人围攻井冈山,而红军只有三十一团的一连、三连两个连。形势虽十分严峻但团里还是提出誓死保卫井冈山。第二天一早,营长陈毅安部署了一、三连的作战任务。刘型马上回连召开会议明确全体指战员的战斗任务,接着带领一连来到险峻的黄洋界口阵地。他察看险峻地形后,随即指挥全连战士挖掩体、埋竹钉、搬石头。

次日清晨,他们隐蔽在一连简易工事和单人掩体里,注意山下敌军的动向。8点多钟,敌人沿唯一山道往上爬,等敌进入射程内时,刘型发令射击敌人。敌人不甘心,多次发起冲击,都被我军击退。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打得非常激烈。弹药不足,便用滚石助战,用呐喊声助威。他们还把唯一一门刚修好的迫击炮从茨坪抬到黄洋界,射出仅有的3发炮弹。虽只打响了一发但恰好打中敌指挥所。敌人听到炮声,以为红军主力回到山上便偃旗息鼓撤回酃县。黄洋界保卫战以不足一营的兵力击退了一师敌人的进犯,取得了保卫黄洋界的胜利。9月下旬,毛泽东回师井冈山,得知情况后兴奋地写下了《西江月·井冈山》一词。

进军赣南,创建中央苏区

1929年1月14日,在毛泽东、朱德率领下刘型等告别井冈山从小行洲集中,经黄垇走上犹、崇义到大余。一路上江西敌军追堵不放。红军在大余和敌李文彬的二十一旅遭遇,激战竟日。部队进入三南(龙南、全南、定南)每日行程80至100里,沿途是冰雪未化的山岭,行军十分困难。2月初,红军进入寻乌县的吉潭、项山、圳下一带,遭到尾追赣敌刘士毅旅的包围袭击,脱险后到罗福嶂休整。为迷惑敌人,前委通知变更团的番号,二十八团军部直属队、独立营,三十一团分别改为一、二、三纵队。刘型任三纵队司令部机枪连副党代表。

2月9日,红军以三纵队为前卫,经会昌、武阳、到达瑞金县境。三纵队派一个营袭击瑞金城,收集报纸,刘型带领机枪连参加这次行动。他们迅速进入县城,袭击了敌人的机关、邮局,收缴报纸、文件后立即出城。待敌人发觉时全连已回到黄柏圩。第二天,全连进入大柏地麻子坳东面山上,与敌激战,全歼追敌一个团,俘虏敌团长肖致平及其部下800余人,缴枪800余支,因无人认得肖致平,被当作一般俘虏放掉了。大柏地获胜后红军挥师向宁都挺进,于 2月15日到达东固罗坑,与江西红军独立第二、四团会师。前委虑及福建敌军已入江西寻找红军作战的形势,遂改武夷山下分兵计划,命令各部队经宁都、石城、瑞金东进闽西。3月14日,刘型所在三纵队为左路,二纵队居中,一纵队居右,向长汀出击。在渔溪溃敌后乘胜追击直驱长岭寨,经激战全歼闽西土著军阀混成第二旅 3000 余人,在牛斗头击毙旅长郭凤鸣。并一鼓作气攻占长汀县城,成立了长汀县革命委员会。

17天后,刘型接前委通知,随军回师赣南。因工作需要,他任三纵队七支队十三大队(相当连)党代表。十三大队奉命随毛泽东去兴国古龙岗一带开辟工作。随后,又由刘型带队护送毛泽东去宁都青塘。4月29日,红军激战宁都县城,5月3日,成立了中共宁都临时县委和宁都县工农兵革命委员会。

1930年10月3日,红军占领吉安后,刘型调十二军三十四师一○二团任政委。11月底,红一方面军东渡赣江诱敌深入。集结在宁都黄陂、小布一带地区准备第一次反“围剿”。12 月下旬,刘型到小布圩三官堂参加团以上干部会议,听取毛泽东、朱德关于歼敌主力的战斗部署。25日,红军总部在小布麻糍石下的河滩上召开苏区军民歼敌誓师大会。刘型兴趣盎然地向参会干部战士宣读会场上悬挂的毛泽东拟写的一幅对联:“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

此时,敌张辉瓒十八师已被诱入龙岗山区。总部决定:第十二军和第三军为左路,由朱毛直接指挥,沿君埠攻击龙岗。全军于29 日凌晨向龙岗西南方攻击前进。30 日拂晓很快占领了龙岗南端和水西南端的万公山,双方战至中午,刘型随十二军按计划向敌侧进攻。红四军和红三军团则从龙岗北面高山上往下冲杀。红军奋勇作战,敌军全线崩溃。不一会传来捉到张辉瓒的捷报。

1931年1月3日,十二军奉总部令正面攻击宁都东韶之敌谭道源,于3日10时前经南团、琳池到达东韶街附近,向东韶之敌攻击前进。刘型带领一○二团随十二军和红三军团向敌五十师发起攻击。下午1 时发起总攻。红军占领雪崖垴高地,利用有利地形向敌猛烈攻击,敌军伤亡惨重,战至下午 3 时敌全线崩溃。此役俘敌官兵3000余人。

5月中旬,红军开始第二次反“围剿”。刘型所部先参加富田、白云山、白沙战斗,消灭敌公秉藩师全部、郭华宗师大部。几天后他们冒雨急行军两天三夜到永丰中村参战,歼敌一个旅。接着向广昌进军时一○二团奉命担任后卫。刘型带头泅水渡河追歼逃敌。5月 31 日赶到建宁全歼守敌刘和鼎师的两个团。此后他率部暂留建宁地区开展发动群众,分配土地,建立政权等工作。

第三次反“围剿”期间,刘型所部随主力行动。在毛泽东、朱德的指挥下,他们神速穿过两路敌军 20 公里的空隙,翻过高山到达莲塘、良村地区参战,打了两个大胜仗。又奉命主攻敌毛炳文八师,取得宁都黄陂大捷。随后,红军获知敌军正从四面向黄陂包围进击。刘型奉总部命令,率部随十二军佯装成红军主力,参加打乐安、下宁都、出瑞金,与敌周旋。使红军主力巧妙跳出敌包围圈,回到兴国枫边、白石休整隐蔽。9 月初回师参加老营盘、方石岭战斗,粉碎了敌第三次“围剿”。不久,红十二军三十四师编入红四军第十二师,刘型任该师政治部主任。

把红十五军锻造成人民军队

1931年12月14日,国民党二十六路军在宁都起义后被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团。随后,刘型调任红五军团十三军三十八师政委。因工作出色 1932年12月又调任红五军团十五军政治部主任,协助左权政委负责政治工作。红十五军由二十六路军七十四旅改编,原是主力旅,受国民党影响较深,故其改造任务十分艰巨。

首先,讲道理,教方法。旧军队搞不清楚“打土豪,分田地”的大道理。刘型便耐心细致分析道,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少数人占有大量土地,多数贫苦农民无地或少地,这个矛盾是主要的。故要解决这个矛盾须依靠打土豪分田地。可刚开始打土豪时官兵们把土豪吊起来拿马鞭子去抽,刘型赶紧制止并面授机宜,土豪地主都是死要面子的,若叫他们去游街,他们就会把财物拿出来。这个办法果然灵验,大家很快改变了简单生硬的作风。其次,调查研究。旧军队的官兵不懂调研工作,刘型又娓娓道来,说调研学问很大,需挨家访问,白天去访问,他们什么也不讲;只能晚上去,老百姓没顾虑才讲真话。他亲自带领干部战士做社会调查,夜里挨家挨户访贫问苦,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开展减租减息斗争。再者,改旧习。旧军队爱抓伕叫老百姓来干活,把枪支、包等都让伕子去挑,自己却大摇大摆空手走路。针对这些问题,刘型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教育官兵,要团结帮助群众,不能欺压群众,还有不准调戏妇女,要打扫房屋等。在旧军队,打、骂、克扣军饷是家常便饭。刘型立即着手在红十五军成立了士兵委员会,揭露、控诉军阀作风,实行民主管理,开除了一些极反动的军官,教育干部要实行官兵平等,把战士当兄弟来爱护。在短时间内收效很大:打仗没有逃跑的,行军没有掉队的,宿营没有违纪的,自觉帮老乡挑水、扫地,实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群众高兴地说,这支部队虽语言、衣服不同 (即说北方话,穿黄军装),却和红军一个样。

在红十五军,刘型通过以情动人,以理服人来教育官兵。他从关心战士的生活入手,注意尊重北方战士和少数民族战士的生活习惯,切实帮他们解决实际问题。北方战士不爱吃大米,爱吃面。然江西缺面,打仗缴获了一些面粉,刘型便把面领来让炊事员做成面条,但煮面不得法,面条烧成糊糊。北方战士生气,风言风语。刘型及时解释、改进工作说:饿着肚子不行,无论面糊糊还是大米粥,你们多少吃一些。说完,自己带头吃这些面糊糊,而且让政治干部们一块吃。

刘型在工作中还特别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如南方战士对北方战士有意见,说,北方的战士不吃腊肉,不革命,他们吃斋,讲迷信。原来北方战士中有不少是回族人,刘型就跟南方战士说:“要尊重北方人的风俗习惯,不能笼统地讲不吃腊肉就是不革命。”此外,按照习俗回族战士只吃阿訇宰的牛羊肉,于是他与地方苏维埃政府联系买来一些老弱病残的黄牛,在回族战士中选出阿訇,安排阿訇宰牛给他们吃。

针对回族战士多的特点,刘型在部队中组成回族排、回族连、回族营、回族团。回族战士打仗非常勇敢,所以回族部队的战斗力很强。这一举措在当时非常有特色。

经过善做政治工作的刘型等人的艰辛努力,红十五军经受住了各种考验和挑战,党员人数达到 1/3,有的连队甚至达到一半,部队思想作风和战斗力明显加强,也使红十五军真正锻造成了一支新型人民军队。

来源:《党史文汇》2018年第4期

【责任编辑:史洪芳】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