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之悦--张校中水墨浅议

贺 疆(中央电视台【大国人文】栏目编导)
2017年8月31日 来源: 江淮新闻网

 

张校中-中国画家。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访问学者、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清美艺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画主任、安徽民进开明书画院副院长、安徽电大艺术学院院长、教授。1981年毕业于师范院校、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学历。

张校中创作中

 

    有时候觉得人的名字很奇特,似乎冥冥中注定了你的命运或着性格中的某些气质。张校中,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心里就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性格比较平和的人,后来见到他的作品,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张校中的水墨创作,可以说说走得是一条和中之路。

    “极高明而道中庸”是《中庸》中的话。中庸之道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其价值核心就是和。中为体,和为精神。张校中的作品洋溢着一片和悦之气。和不是一团和气,而是画面内涵的一份气韵。

 

    画为心迹。张校中的笔下的山水或民居,都有其家乡的山水人文的影子,或浓或淡。他出生在皖西,他对皖西有着深深的眷恋和热爱。笔下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屋一瓦都有着记忆的影子,承载着他浓浓的乡愁。直抒心境的表达,除了对远去的古朴自然的向往,更是在浮躁的当下,一种宁静、和谐、温馨的心境。

    翻阅张校中的作品,宛若跟着他的脚步在游历,游历他的游历的,感悟他感悟的,更能享受他漂浮的记忆的思绪。那些看似平常而简单的农田、村落、街道、瓦檐、老树、山崖、云雾……充满着诗性和灵性,而语言之朴素,画面之安静,情境之悠远,让你意会何谓“悠然抱朴”,身心愉悦。

 

    张校中的山水,不同于传统的出世审美。他是入世的,他的山水都是山水的局部,或山壁或沟壑。他的村落是局部的村落,街道侧影或院落一角。而那一丛山崖,线条粼粼,苍苍气势隐隐迫来。那一角屋檐,浸淫着雨水漏痕,氤氲潮湿的江南的气息就这样幽幽传来。张校中的作品就这样以一种平和的视角,感受着描绘着我们司空见惯的景象和熟知的事物,表达着他朴素的和中主张。

    张校中的创作,轻松率性,既有山水人居的生活情趣,又有升华的恬淡的意味。彰显了张校中的以我驭物、用心造境的状态,含蓄地表达着他对当下人与自然的和谐的渴望。他对内心的祈望转化成一种审美情趣,构成他对日常生活功利和困扰的超越,凝聚着他对情境的自觉和反思。他的水墨语言的探索,根植在他对自然的解读和感怀。张校中的山水,常常以最简单的线条、最朴实的笔墨,勾勒他的内心所见、所想,把生命的坚韧、凝重和自然的深邃凝固在画面中。人居系列里,寥寥数笔勾画出的房屋、灰瓦、花枝,无人的街道,旷远里弥漫着寂寞和无奈,恍若隔世的似曾相识感,触动着观者的心。这种洋溢着文人情怀的知性笔墨,具有强烈的哲学意味,折射着他自身的艺术关切和理想,散发着内在的情感体察和生命哲思,给人以启示。

    张校中的作品以淡淡的青绿着色,给画面蒙上一层薄薄的水汽,氤氲着、飘忽着,宛若江南的雨雾,带着潮潮的水汽。无论是其山水画还是民居作品,青绿色就弥漫在画面内外,牵绊着你,让你一看到这清清的青绿色,心瞬间就变得柔软和喜悦。青绿山水,在张校中这里不单单只是青山绿水的外在形式,而是一种情绪的外溢。青绿色是其重要的表现手段,青绿色的深浅变幻和润化渲染,形成一种能够表达意象境界,流淌着无穷的韵味,丰富感受的视觉语言,成为张校中体悟的色彩诉说者。这种基于情感的绘画方式,有着很强的形式感,在中国画艺术本质的前提下,从传统的韵致中生发出强烈的现代意味。 

 

    中国水墨讲究三个方面:笔墨、意境和韵味。抛弃了笔墨就无所谓中国画,过于注重笔墨又流于僵硬。传统笔墨,形式新颖,神思驾驭笔墨,是张校中的水墨路线。因此,张校中的笔端是优美的,闲逸的,温和的。气韵悠长宛若疏竹清风,神怡爽朗如雨后春山。

 

    张校中的作品,有一股抱朴冲和之气,读他的画,如临江南三月,春日融融,水气氤氲、莺飞草长。他的画滋润,他的性情也平和。绘画之于画家,往往是抒发胸臆的途径和手段,而人生经验与艺术感悟往往是相辅相成的。正如绘画里的山与水,一静一动,一刚一柔,阴阳和谐,个中真意,在于艺术家的素养。

 

老子说“见素抱朴”,一切都在绚烂后归于平淡,回到朴素的本原。抱朴冲和,朴是本源,和是境界。

和中之美,在于和中之悦。

【责任编辑:刘峥嵘】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