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理论--安徽理论界

推进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建设的对策

来源:安徽日报2019-01-29作者: 樊明怀

安徽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等重要论述,着力打造水清岸绿产业优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取得显著成效。但与此同时,在长江污染治理、岸线功能定位、产业结构、体制机制等方面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推进水清岸绿产业优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建设,还需要从生态环保优先、产业绿色发展和完善体制机制等方面着力。

保护修复长江生态环境,建设水清岸绿天蓝的美丽皖江

保护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是长江经济带建设的首要任务。为此,安徽要持续开展长江环境污染突出问题专项整治,打好打赢长江污染防治攻坚战。一是强化生态空间管控。加快我省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环境准入负面清单“三线一单”编制,实现以提高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环境管理转型。着力构建沿江1公里、5公里、15公里三道长江生态防线,严禁防线内不符合要求的各类开发活动。将长江生态防线保护结果纳入政府年度考核体系。二是加大环境污染治理力度。主动推进沿江化工企业“关改搬转”,全面整治“散乱污”企业。加强船舶港口污染整治,所有港口均应建设船舶污染物接收设施,实现集中处理、达标排放。促进长江入河排污口整治提升,加强对排污口的实时监管。将沿江地区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全部纳入统一污水管网,实行统一管理。推动重点排污单位安装使用污染源自动在线监控设备并同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联网。统筹推进农业农村面源污染防治。三是打造长江绿色生态廊道。加快长江防护林建设,大规模开展长江干流两岸绿化,建设沿江国家森林城市群。全面落实河长制、湖长制、林长制。实施重点河湖湿地保护和恢复工程。

坚持绿色发展和高质量发展,实现保护与发展双赢

皖江地区产业和人口相对集聚,兼具保护与发展的双重重任。因此,必须在做好治污的“减法”同时做好发展的“加法”,用转型发展的成果提升大保护的水平。一是提升综合交通夯实发展支撑。发挥长江黄金水道功能,打造畅通、高效、平安、绿色的现代化内河航运体系。统筹整合港口资源,推动集团化、规模化、专业化发展,并大力发展铁水、公铁、江海联运。有序推进过江通道建设,促进跨江发展。强化省际协调,打通省际间断头路桥和断头航道。二是构建绿色产业体系实现产业护江。着眼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加快研究编制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产业规划。积极培育发展生物、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等产业,打造世界级绿色产业集群。加快皖江示范区转型升级步伐,壮大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支持企业围绕重点污染物开展清洁生产技术改造。大力发展研发设计、现代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和文化创意、物联网等新兴服务业,深入推进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建设。三是加强协调联动形成区域发展“一盘棋”。大力推进合肥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副中心建设,增强中心城市能级,扩大辐射带动能力。推动合肥都市圈优化空间结构,围绕合肥、芜湖、马鞍山等地,形成产业绵延密集、城镇有机衔接的产城一体空间新格局。加快沿江五市城市组群和跨江联动发展,打造“皖江城市命运共同体”。推动滁州、宣城、黄山等地比学赶超,形成更多新的区域特色增长极。落实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实现与上下游、左右岸相邻省市错位发展、协调发展、有机融合。

完善系统化推进机制,确保形成政策合力

打造水清岸绿产业优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涉及到区域和部门间多方利益协调、项目和企业关停并转后的善后安排,以及大量的支撑项目建设等,需要制定系统化工作推进机制,确保形成合力。对此,可借鉴国内外成功经验,形成符合我省实际的政策保障机制。一是加快形成多元化投入机制。针对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梳理一批重大工程和重点项目,加快研究和建立常态化、稳定的财政资金投入机制,出台专项投入计划。研究设立美丽长江(安徽)经济带建设专项引导资金。鼓励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模式,推动社会资本参与生态修复、污染治理、岸线整治、企业搬迁改造等项目建设。综合运用绿色信贷、绿色证券、绿色基金、绿色保险等工具,推动金融资本投向生态建设和绿色产业。二是促进政策统筹协同发力。与国家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我省五大发展行动计划、制造强省建设等重大战略、重大政策有机衔接,贯通污染防治、生态保护和产业转型工作,最大程度发挥战略协同性。强化水利、电力、环保、国土、交通等部门权责协同,推进流域规划、涉水规划和其他专项规划“多规合一”。加强沿江五市在水环境、水资源、岸线、航运、绿色产业等方面的横向配合,实行统一监督执法、统一督查问责。三是建立健全利益协调机制。对沿江五市“减存量”“关污源”“建新绿”等工作给予相应的资金补助。建立覆盖沿江五市的水环境生态补偿机制,全面推进沿江市内县(区)水环境生态补偿机制。对流域上游地区,除安排资金补偿外,也应在产业扶持政策和人才政策方面予以倾斜,或上下游对接发展“飞地经济”。完善森林、湿地和耕地保护补偿制度,实施空气质量生态补偿制度。推动补偿标准与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相适应,补偿额度与生态保护绩效相挂钩。

(安徽省经济研究院 樊明怀)


责任编辑:王振华